海南岛,树木花卉王国,五指山市则位于这个植物王国的腹地。五指山地区海拔高、纬度低,土质和水质优良,空气清新湿润,独特的气候条件和地理环境特别适合热带花卉生长。
   红掌,在海南岛众多热带花卉品种中独树一帜。它的叶片肥大,翠绿欲滴,花朵圆润,颜色鲜红。红掌四季开花,生机勃勃,它那热烈、进取的风貌惹人喜爱。
   近日记者赴海南岛采访时,看到一朵朵盛开的红掌花。记者发现最美丽的一“朵”,是海南省五指山市工商局水满工商所副所长王雪玲。她刚刚捧回了金光闪闪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。
    一
   水满乡位于五指山市东北部,距市区36公里。“水满”这个黎语地名的汉语意思是“非常古老、至高无上”,而水满乡的位置正如它名字的含意——水满乡是海南岛海拔最高的乡镇,达630多米。
   这个坐落在五指山脚下的乡镇,总人数只有4000余人。水满乡是黎族、苗族同胞的聚居地,这里不仅经济文化比较落后,交通更是不便,从水满乡到市区,要绕两个多小时的山路。
   水满工商所也曾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地方。十几平方米的办公室里,一张长条办公桌和摆满文件的柜子就占了大半空间,几个塑料凳还绑着胶带,显得简陋寒酸,进来几个人就会显得拥挤。所里干部最多时有5个人,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所里只有3个人。
   因此,很多被安排到这里工作的干部待不了多久就想往外调。这种情况不仅存在于工商部门,在别的行政单位也是如此。22年来,水满工商所换了5任所长和19名干部,唯有王雪玲,在所里一干就是22年!
   不容易啊,扎根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22年不动摇!特别是曾有机会调往市区却又主动放弃。
   采访中,王雪玲讲了她两次放弃进城机会的事。
   “水满乡离市区远,工作条件并不好,生活条件也很差,从城里安排到乡里的一些年轻干部,常常没待几个月就‘跑’了,”王雪玲这样讲述道,“白天上班或许要好一些,到了晚上,一个人在这里,就只能听青蛙叫、虫儿唱了。所以,在水满乡工作一定要耐得住寂寞。当然,人往高处走,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”
   对水满乡来说,“高处”自然就是五指山市区了。2006年,第一次机会来了。王雪玲被评为全省工商系统先进工作者,五指山市工商局党组看到她工作认真负责,成绩显著,想调她到市区工商所工作。
   一开始,王雪玲也有点动心,但转念一想,又觉得自己不应该走。原因很简单,因为她出生在水满乡,生长在这个黎族乡村。从一个普通的黎族女孩子成长为一名国家公务员,一定要知恩图报。再说,如果连土生土长的人都要离开这里,谁还会来艰苦的地方安心工作呢?
   不少亲友和同事知道此事后,都劝她说:“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机会难得,快调走吧。”有的甚至说:“难道水满工商所离开你就不转了?你不走,到底图什么?”
  思来想去,王雪玲还是决定留下来。她觉得自己是黎族人,跟黎族、苗族同胞十分熟悉,在这里工作如鱼得水,应该留下来为百姓多做点事。2009年,当市工商局又想调她去市里工作时,王雪玲抱着同样的想法,再次婉言谢绝了。就这样,22年来,王雪玲坚守岗位不动摇。她说,虽然山区苦点累点,但能为乡亲服务,感到很充实、很快乐。
   王雪玲的确是快乐的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王雪玲时不时会笑起来。她每每开心笑时,总会露出两排白白的牙齿。虽然她已经48岁,但记者感到,她既是一个开朗的人,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,同时也是一个充满朝气的人。
  
   王雪玲既热爱生活,更热爱工作。她在黎乡工作,把全部心思用在黎苗同胞身上,想方设法帮助他们走上致富路。
   王雪玲刚到工商所工作的时候,水满乡本地的个体工商户只有5户。为了引导和帮助少数民族群众经商,王雪玲每到一个村都与村民谈做生意的好处,动员他们走出深山,到乡镇去经商。
   水满乡60岁的苗族老人李日昌提起王雪玲激动不已。那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一次王雪玲到水满乡毛苗村,看到李日昌家门口堆放着用山藤编成的小篮小筐,这些手工制品造型新颖,富有苗乡特色,既好看又实用,让人爱不释手。
   见此情景,王雪玲对李日昌说:“五指山已定为国家森林旅游景区,到水满乡的游客会越来越多,要是你在乡里摆个摊,说不定销路会很好。”但李日昌说:“我也想拿到市场上去卖,但是几个孙子都在念书,想做生意没本钱啊。”
   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回到家后,王雪玲跟丈夫商量,想拿出1000元给李大伯做本钱。丈夫爽快地答应了。但当这笔钱送到李大伯眼前时,他却不肯收。王雪玲说:“等你生意做起来,赚了钱再还我。”
   为了引导李大伯合法经营,王雪玲又帮他办好了营业执照,还在市场上帮他租了一间店铺。
   有了这笔启动资金,李日昌的生意越做越好,特色商品供不应求。几个月后,他携老伴带着礼物来到王雪玲家,感谢她的慷慨相助。王雪玲只收下了1000元借款,其他的说什么也不要。
   “我是土生土长的水满乡黎族人,我热爱自己的家乡,一定要为同胞服务好。”接受记者采访时,王雪玲多次说这句话。
   的确,如何增加农民的收入是王雪玲多年来一直思考的问题。1998年的一天,王雪玲听见一名游客询问五指山有何特产时,她灵机一动,感到茶树种植是一条致富路。
   原来,五指山山区生长着不少野生茶树,水满云雾绿茶就是当地的特色品种之一。以前,一些乡里人也曾去采摘野生茶。王雪玲觉得,采摘野生茶是小打小闹,不如自己种植茶树。于是,她多次跑到乡农技站,请教茶树种植技术。技术人员告诉她,茶树种植技术相对简单,茶树也较容易成活。得知这一信息后,王雪玲十分高兴。她找到水满乡牙排村村委会主任,商量发动村民种植茶树的事。
   由于长期以来受小农经济思想的影响,对种植茶树发家致富这种新鲜事,很多村民并不理解。王雪玲想,只有树立典型,才能带动群众。她找到基础条件较好的村民吉民辉,动员他发展茶树种植、带头致富。吉民辉当即着手进行整地备茶苗等工作。经过几个月的努力,终于在1999年4月种植了50亩茶树。在农技人员指导下,吉民辉一家精心管理,第二年3月,一次就采摘了七八百公斤绿茶,当年仅靠茶叶就收入2万元 。
  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。王雪玲和牙排村村委会主任组织村民到吉民辉的茶园参观,激发了群众种植茶树的积极性。2001年,牙排村村民种植茶树140亩。2003年,仅茶叶一项,村民就增加了9万元收入,成为当地经济新的增长点。现在,水满乡已有专门经营茶叶的公司和多家茶叶加工作坊,质量上好的水满绿茶每公斤能卖到600元。
   看到一些乡亲走上了致富路,王雪玲十分欣慰。这些年来,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,特别是在王雪玲等工商干部的扶持下,水满乡在本乡和市区经商的个体工商户已有70多户,许多经营者过上了富裕的日子。
   三
   王雪玲是1989年走进工商行政管理队伍的。从工作的第一天起,她就暗暗下定决心,要坚守岗位,以所为家,多为乡亲服务,多为红盾增辉。
   采访中,王雪玲向记者讲述了发生在4年前的一件事,那是6月的一个星期六。
   这天天擦黑时,王雪玲接到一个从边远苗村打来的电话。电话中群众举报一名外地商人用未加工的粗盐在村里换稻谷。王雪玲听后,吃了一惊。她知道,未加工的粗盐有害身体健康,贩卖未加工的粗盐是违法行为,必须立即查处。
   然而,因为是周末,所里的其他干部都回市区了。水满乡离市区较远,而且山路也不好走,如果让他们赶回来,违法分子可能早就溜之大吉了。王雪玲决定自己单枪匹马走一趟。她马上给所长打电话汇报情况,放下电话正准备出门时,刚好丈夫骑着摩托车回到家门口。
   王雪玲一把抓住他的车,急切地说:“有个人卖没有加工的粗盐,快带我去吧!”丈夫二话没说,带着她沿着山间小道,一路颠簸,骑了半个多小时赶到苗村。王雪玲先向当地村委会领导说明情况,再与他们一起找到盐商,没收了粗盐,按规定进行了处罚,并向围观的群众宣传食用未加工的粗盐有害身体健康的知识。
   这时天色已晚,还下起了大雨,王雪玲夫妻俩只得在苗村农民家借宿。第二天回到家时,王雪玲看到两个年幼的孩子脸上挂着泪珠,流露出埋怨的表情时,心里一酸,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。
   还有一次,睡梦中的王雪玲听到电话响了起来。有人举报说,有商贩在什应村雇当地群众上山砍山竹,装了几大卡车准备运走。
   王雪玲深知,五指山是国家森林旅游景区,是海南省生态保护核心区。虽然这里的森林覆盖率达81%,但一草一木都必须受到保护。森林保护虽然不在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的职责范围,但岂能眼睁睁看着违法行为发生?
   情况紧急!王雪玲立即赶到水满乡林业站通报情况。林业站的两名同志听她说明情况后,立即表示要赶过去处理。可是,他们都是外地人,对当地的村庄、道路不熟悉,而什应村是水满乡最边远的一个村。王雪玲毫不犹豫地说:“我带你们去吧。这也是我的工作!”
   道路崎岖,满山大雾,他们驾着摩托车驶向什应村。慢慢地,越来越难走的山路使摩托车难以前行,三人只好下车步行。
   对王雪玲来说,步行是十分困难的,因为此时她的关节炎正在发作——这是她十几年的老毛病了。王雪玲咬着牙,带着林业站两名同志,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山上,找到贩运山竹的商贩,林业执法人员及时对违法行为进行了查处。后来,林业干部感动地对她说:“像你这样的工商干部,真让人佩服!”
   是的,工作兢兢业业,不分分内分外,这样的工商干部怎能不让人佩服呢?在水满乡工作的22个春秋中,王雪玲就是这样风里来雨里去,早出晚归,翻山越岭。对事业的爱,对群众的爱,就像她的足迹,留在了水满乡的每个角落。